耶稣诞生、手、脚、面孔、船、裸体、表情… 这些形象符号充斥于朱利安·马里内蒂作品的之中,攘攘于表,犹如一群呐喊与冥想的主体。

“脚本身就是一个结构完整的宇宙。不能说‘像画鼻子一样去画脚’,而应该是画一只脚就像画一副面孔或整个身体一样。最难画的就是手和脚。”

“毕加索曾在1912到1914年间的绘画中将吉他和曼陀林巧妙地综合在一起,我的这些人物绘画就是对其这种综合手法的致敬。我的画中有些是“人—手”,手被放大了,就像我们的脑中所能想像的那么大。既然是手造就了人类…那么是否可以认为是手造就了大脑。”

套叠面孔

“在我所有的套叠面孔的绘画中,最重要的是效率,无需多画一只眼睛就能明白画的是人。这就是象征主义带给我们的捷径…”

表情

“我捕捉的是人的日常生活、境况、态度、即刻的表情,那些嬉笑、哭泣、厌倦的人…”

旅行

“我最早画的船是画在‘新加坡熊猫’之上。我第一次去那儿的时候,就像是到宇宙的尽头去发现另一个世界,觉得自己像哥伦布一样。”

耶稣诞生

“我经常以耶稣诞生的形式去画女人,因为唯有女人才有给予生命的特权。我不能忍受有人把女人变成单纯的性对象。”

耶稣受难

“我所画的耶稣受难或钉于十字架上的酷刑要表现的是艰难的日常生活,有时难以忍受的痛苦。有好人、坏人,也有那些什么都看到、听到但却无动于衷的人…”

人体

“重回我绘画的初始:人体的解剖、各种姿势和状态及其构成与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