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马里内蒂出生于1967年,在巴黎塞纳河畔的圣日耳曼德佩街区长大。父亲是一名摄影师,母亲为一所戏剧舞蹈学校的校长,他从父母那里继承了对文化和知识的热爱。幼年的他就已遍观卢浮宫的大小展厅,后来他又在那里开始临摹大师们的作品,并发现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艺术,对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的作品情有独钟。

他家附近的孔蒂岸边上的旧书摊成了他的借读之处,艺术、哲学以及历史书籍都令他孜孜不倦。送给他第一个油彩盒的是业余喜欢绘画的意大利祖父。最初他尝试着在厨房的抹布上画画,然后自己把它用明胶贴在旧纸板上。美术学院院士雕塑家保尔·贝尔蒙多(Paul Belmondo)的工作室就在他家邻居,他在那里发现了青铜雕塑,于是他就开始找来或捡回一些老旧物件自己鼓捣,做出了他最早的雕塑。他的大部分下午时间几乎都是在大茅舍艺术学院学习裸体素描和基础绘画。

开始就读于巴黎国立美术学院仅有几天之后,朱利安·马里内蒂就决定放弃那里的学习,他要按着自己的艺术之路前行。他继续学习和完善雕塑和绘画技巧,并开始学习雕刻、陶瓷和彩绘玻璃的技法。

他自己的爱好就是他汲取灵感的源泉,特别是电影,例如他所创作的一个木板油画作品展览就来自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1961年导演的著名电影《乞丐(Accatone)》所激发的灵感,并着重刻画了其中三个主要人物的姿态和形体解剖。

Biographie et portrait de Julien Marinetti, peintre et sculpteur

渐渐的,他作品中人物的面孔开始消失,尤为明显的体现在其1994年的展览《一个社会的解剖爆炸》之中,其中的作品上演了一群饱受社会和情感悲剧压迫的无名人物,只有主要人物带有颜色。展览中的油画不加框架的处理更体现出了这些人物所处现实的野蛮。肢体逐渐变成了其作品中真正的人物,头部在其后来的作品中消失了,很有些摩尔雕塑的影子。他在体积、阴影和光线方面的技巧也变得更加成熟。其标志性象征和主题从此变得无处不在,如手和脚—艺术家自己说“它们本身就是完整的宇宙,完整的构图”—、耶稣的诞生、耶稣受难、女奴等。

90年代初,朱利安·马里内蒂遇到了动态艺术家让·德瓦斯内(Jean Dewasne),其‘反雕塑’为马里内蒂未来的「载体-表面」艺术带来了最初的启迪。年轻的艺术家通过阅读各种关于色彩的理论著作继续深入研究色彩,其中包括包豪斯学派的约翰·伊登的理论。

Biographie et portrait de Julien Marinetti, peintre et sculpteur
Biographie et portrait de Julien Marinetti, peintre et sculpteur

经过多年的油画和丙烯画实践,朱利安·马里内蒂重回雕塑创作。其绘画作品从而开启了新的方向。在让·梅莫兹街的LC艺廊,艺术家展出的第一个雕塑作品《约翰小狗》在一小时内就遇到了买主。《约翰小狗》旋即成为偶像作品,仿若点燃的火药一般迅猛走好,收藏者订购需排队等待。朱利安·马里内蒂还从广受欢迎的《先驱论坛报》中及其头版截取素材创作了一系列拼贴画,然后又采用混合拼贴和绘画的技术创作了一系列纪念性作品,尤其是为纪念基思·哈林(Keith Harring)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创作系列。
朱利安·马里内蒂解放自我,将雕塑变成了他绘画的主要载体,并称之为“艺术融合”。他自己说:“我更想脱离的是纯粹的体积。此外这种做法让我明白了绘画本身并不是二维的,而是三维的组合。在雕塑上绘画的好处是艺术家本人在围绕着正在形成的作品转动。毕加索曾有一段时间就是这样在雕塑上绘画的,他是从雕塑回归到绘画。我的工作是一种类似的行为方程。”朱利安·马里内蒂随后又创作了其他的雕塑,仍然以青铜铸成,总是绝无仅有的独品,如《泰迪熊》、《呱呱鸭子》、《熊猫老巴》、《超大头骨》等,采用如瓷器般完美的漆面做工、鲜艳的色彩,加以雕刻和“隐迹文字”,其中的秘密只有艺术家本人知晓。
他的作品很快在诸如巴黎、伦敦、纽约、新加坡等大都市的城市装饰中或在诸如高雪维尔、马拉喀什、卡尔维等魅力小城的街景中找到了理想的表达空间
与此同时,朱利安·马里内蒂继续使用画布做画,作品篇幅越加雄伟。他以希腊神话为主题创作了一个大型系列绘画,另有一个大型系列作品旨在向《草地上的午餐》、《美惠三女神》等经典杰作致敬。他在艺术创作当中随意采用着二维或三维的载体。

朱利安·马里内蒂不但毫不否认其本人深受自己所认为的导师的影响,反而自称其艺术与毕加索、马蒂斯、莱热、摩尔以及培根等大师有着深久渊源。他崇尚的是与娴熟的技法分不开的富有创意和诗意的艺术。